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某一年(吴邪视角)

“呼。”他呼出一口气,看见水蒸气在冰冷的空气中化作白色。江南的冬天向来是湿冷的。空调无济于事,暖气开始工作时,冷才缓和了一些。
他守着这个古董铺子。已经几年没下地了,倒也乐得清闲。
人到了一定年纪,总会有些感慨。他的头发开始白了,眼角泛起皱纹,青色的血管日渐隆起,开始老花,爱去散步。
就像曾经翻越的一座座山岭,到达目的地后开始实现自己的目的。
那么多年了。他手上无形的有形的无情的有情的无意的有意的沾上了那么多死人和活人的血。
一直单着,家里刚开始还会拽着他去相亲联谊,后来也不会了。
梦里是那人冷冽似刀锋的眼神,偶尔露出的温存表情。
他掠过自己耳畔。
“吴邪。”
“妈的。”他第一次梦见那人后换下了为他换下的第一张...

推荐啊!
炒鸡喜欢弃安大大的曲子。
有点blue的味道!

啊窦的声音(荡漾脸( ̄∇ ̄))
超喜欢她和她的母亲

Blue Flamingo(Isak视觉)


    “坠入深海。”这是他的答案

     他想起那个圣诞夜被互相传递的那支烟,滤嘴上有Even的味道,冰凉的,透彻的。他的思绪越过烟雾,走到那个游泳池内。水下的拥吻,小女孩的尖叫,逃跑后的暗喜。
    “你是我的梦中情人。”这么老土的情话却显得这么动听。
     温存过后Even抚摸着他的额发,在他耳边喃喃。
      “你是我的梦中情人。”
     ...

纵使隔山海,亦与君相见

Ending.

   为了拖住日军和汪伪势力,为了保全唐太太的性命,唐先生亲手将那根线剪短了——-他把线的那头,交给了陈深。

“我来拖住他们。”眼睛对上陈队长,对方心中都已了然,“你先带她走。”

  “可……可是。”唐太太知道了——他这是要保自己的命,霎时红了眼眶,“你不是说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吗!?”

     唐先生苦笑:“我爱你,碧城。我相信这一点,你是知晓的。”唐太太哭了,陈深也忍不住别过头去。

     唐先生向陈队长点头示...

回家的时候看我爸开着车
初秋的东关大马路也挺空旷的
忽然我就想到一句话
“前方长路漫漫,而我正在何方”
下一秒我就狠狠在心里抽自己一大巴掌子
嘚吧嘚吧就将就着过日子走自己的路吧
但是下一秒眼泪就掉下来了

纵使隔山海,亦欲君相见

06.
     唐先生暴露那天晚上,他们的心并不平静,唐先生却佯装镇定。他说,他要给唐太太做个榜样。
    “你是我的上级,我的组织。”唐先生说,“但这一次,我是你的上级,你的组织。我说过,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唐太太含泪点头。逃,逃,只有逃才能活下去。
     暮色四合,唐先生看了眼手表:“碧城,收拾好了吗?”“嗯”唐太太点头,戴上帽子,裹好大衣。她把她的手交给了唐先生,两只相握的手就像完成了某种仪式,形成一条线,但可能这条线并不能维持太久-...

1 / 3

© Fiona Jo Vi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