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某一年(吴邪视角)

“呼。”他呼出一口气,看见水蒸气在冰冷的空气中化作白色。江南的冬天向来是湿冷的。空调无济于事,暖气开始工作时,冷才缓和了一些。
他守着这个古董铺子。已经几年没下地了,倒也乐得清闲。
人到了一定年纪,总会有些感慨。他的头发开始白了,眼角泛起皱纹,青色的血管日渐隆起,开始老花,爱去散步。
就像曾经翻越的一座座山岭,到达目的地后开始实现自己的目的。
那么多年了。他手上无形的有形的无情的有情的无意的有意的沾上了那么多死人和活人的血。
一直单着,家里刚开始还会拽着他去相亲联谊,后来也不会了。
梦里是那人冷冽似刀锋的眼神,偶尔露出的温存表情。
他掠过自己耳畔。
“吴邪。”
“妈的。”他第一次梦见那人后换下了为他换下的第一张床单。
冰凉粘稠的东西在灯光下微微发亮。
这是十年前的自己。
十年后的今天的自己,偶尔和胖子通个电话,抱怨着吴山脚下河坊街前那家他难得吃一次的永和豆浆又贵又难以下咽。
“天真你唧唧歪歪像个怨妇似的,哈哈哈嘿嘿。”
墙上的那本日历被风刮起。像蝴蝶一样哗啦啦。
捌壹柒。
宜 破土、安葬、移柩、入殓、祭祀、捕捉、除服、成服、余事勿取
忌 嫁娶、入宅、开市、交易
又是一个无尽繁夏。
他望向窗外。
他咬下一大口西瓜
他在等,等那个永远也等不来的人。

………
cp,不喜请喷,少diss少bb搞得就你有文化:-)



评论

© Fiona Jo Vi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