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海城/纵使隔山海,亦欲君相见/BE[?]

01.

唐先生不知自己何时爱上这只小菜鸟的。你说她迷迷糊糊的,眼睛本来就小,还那么爱笑。

可她毕竟不是对自己笑啊。想到这儿,唐先生心里弥漫着咕噜咕噜的醋泡。可眼前浮现的,是小眼睛眯成一条缝,路出一口不知怎么长的那么好看的细白的牙齿,平常颤巍巍的肥圆的樱桃小嘴,瞬间弯曲,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这个名义上的夫人可鲜少对自己笑啊。

  虽然,虽然也笑过。唐先生蹙起好看的眉头。回忆着。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哦,柳美娜!自己在柳美娜的亲昵攻势下后露出的吃瘪的无奈表情。她笑的时候,像一只小动物。让人想去捏捏她的圆鼓鼓的脸颊,胡噜胡噜几把她的盈满香气的头发————哦!那些细幼的头发!一向以冷静自持为标志的唐先生脸上也露出了痴汉般的笑容。

  她细细的吴侬软语,荡漾着水光的可爱的眸子。Perfect!他狠狠地吸了口烟,看着街角的毕忠良部下的车。烟头的猩红在黑暗中忽明忽灭,远处的车里也是。

  他抿了抿唇,掐灭烟头,走进了唐太太的房间。

评论
热度(8)

© Fiona Jo Vi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