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纵然隔山海,亦欲君相见

02

唐太太可真没一个作为特工的知觉。他想,还在黄埔十六期待过啊,了不起啊,初恋是陈深很好啊!狗屁东西,温润公子在心里难得爆了句粗口,嘴角和眼角却不觉盈满了宠溺。

   所以说,果然是菜鸟,有人进来了都不警觉啊唐太太。他戏谑地在心中说道。可手上却小心地拉过被子,帮她盖好。唐先生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爬上了唐太太的床。

   好软好香啊,唐先生想。今晚的月色很美,唐先生在心中对唐太太说。晚安。

[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今晚的月色很美”是日本的经典表白句。]


评论(2)
热度(5)

© Fiona Jo Vi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