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不来 我就要下雪了

给她一支枪 TBC

💡题目与灵感皆源自Danforth王青石同名音乐作品  
💡OOC预警 肾入
💡小学生文笔

00
“给她一支枪”
“射杀颠沛的荒唐”


01
张日山活了一百多年,那双眼睛也从副官的懵懂变为了张会长的古井无波。
张日山活了一百多年,头一次看到梁湾那么不走寻常路的姑娘。她花痴——这世上花痴不少;她妖娆——性感美女在街上一抓一大把;她清纯——各大中小大学学生妹比比皆是;她理智——这样的女人他身边围成了一圈又一圈。但就是这些十分路人的特点结合成了不路人的梁湾。
梁湾啊。

02
是几个月前的茫茫沙漠里,他们一堆人在狭长的甬道中行进。漫长而无尽的黑暗包裹着他们的呼吸,偶尔听到黎簇和苏万的轻声交谈。是年轻人特有的嗓音,特有的明朗。忽然张家人敏感的耳朵捕捉到了一声轻笑——是梁湾。被黎簇逗笑的梁湾。
她怎么会来。张日山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我是来寻找答案的。”梁湾边替他处理着肩上的伤口边回答,“这身子骨还那么硬朗呢,张会长。”
他们和大部队走散了。命运就是那么顽皮,让张日山受了伤,还偏生的要将他俩往一地儿放着。
“喏,吃了这消炎药。你有点烧,伤口感染了。”梁湾头也不抬帮他处理伤口,还给他递了消炎药。她也没注意到张日山一百岁的眼睛里泛起了二十岁的涟漪。
“你别多想啊张日山,我给你包扎全是因为我是个医生,我发过誓。不是因为我对你还有什么非分之想。”梁湾一抬头,便见着张日山盯着自己,那双眸子里是也无风雨也无晴,“也是,你怎么会多想。”
“你可是张日山啊。”她喃喃道。

第二天了。他们两个呆在这鬼地方的第二天。
一山放过一山拦。张日山解决掉一团黑毛蛇后,还没走几步,又是一群梁湾叫不上名字的奇异物种出现了。
张日山在前头打打杀杀,拦在她身前的手臂囿成一个安全圈。她看他的侧脸,是不慌不乱,是清隽优雅,那么血腥的事情在他就是写意山水画。这个男人,一生只见一次都够了,哪敢奢望让他扒开被时光浆着的心呢。
那心是上好的古玉啊,给谁都可惜,何况是她梁湾。她不配的。不配他的一对儿的手表,不配他在雨天给她披上一件外套给她撑一把伞为她沾湿矜贵的高定西装和锃亮的皮鞋。
“梁湾。”你听,他的声音叫着她的普通的名字都别有一番缠绵意。
“怎么了?”
“走吧。”男人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哦。”
一高一矮在墓道里继续前行。
不知是谁先抓上了谁的手,这黑暗也变得有温度了。


TBC

评论
热度(75)

© 冷漠网友QQ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