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纵使隔山海,亦欲君相见3

03.
      第二天一大早,唐太太觉得很热。
      怎么有个暖炉在我身旁。唐太太犯嘀咕。不行,我现在好说歹说是个主妇,经费有限,可不能让这东西把新作的床单给弄坏了。于是唐太太把脚一踹――可那暖炉却抓住了她的脚!
啊!唐太太心里大叫。一睁眼,发现唐先生哼哼唧唧的,皱着好看的眉头,一双眼睛看着她――盛满了
    “唐......唐山海。”唐太太的细眼里满是惊恐,嘴唇颤的更厉害了,却依旧操着软糯的苏音。“你.......你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唐先生危险地眯起眼睛,凑近了唐太太。
      接下来,唐太太保证,她不是故意闻到唐先生身上的淡淡烟草味,冷冽的男性气息直冲她鼻腔。难怪别人说唐先生像个上海人,精致。穿着西装马甲,脸上摆着绅士的笑容,抽雪茄,喝红酒,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你在想什么”  温润公子的声音传来。“唐山海!你怎么还不下去啊!”呦,小家猫红脸了,恼羞成怒了。”“徐碧城你怎么脸红了。”他坏笑着――――当然,唐先生是很闷骚的。
    “我们只是工作关系”唐太太调整自己的情绪“你说了,我可一枪崩了你”
      可她没注意到唐先生眼神中的水光。


评论(7)
热度(11)

© Fiona Jo Vi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