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不来 我就要下雪了

给她一支枪 E n d

上文内容在此~
http://nianwuxieaiqilingdejilaoxie.lofter.com/post/1e6759f6_ef2dd427

谢谢大家能够包容我的渣文笔
07
日子和水一样蒸发了,那日相见也如同梦幻泡影。梁湾有时会认为那一天那一面是自己的幻想。她依旧是那个小医生,他仍然是那个张会长。但是张日山说的话不假,汪家人行动了。

我特么好死不死怎么就要值夜班。这是梁湾失去意识前想的最后一句话。

“会长,她不见了。”
罗雀和坎肩看见了张日山瞬间熄灭的眼睛。

“我不想当族长了,这应该也正合你意。把我的纹身洗掉吧。”
“族长……”

是七日。
剜掉纹身然后被汪家折磨。需要七日。
恢复需要一辈子。不管是落下的病根、心病还是张日山。

一个月后她从汪家走出来望了望天,天气一如她初见张日山 那天那般晴朗。
找不了吴邪找不了解雨臣找不了张日山,只能找黎簇。

“黎簇,有空吗。来接下我吧。”

08
张日山是和黎簇一起来的。看见张日山那张俊脸,梁湾暗道不妙。
黎簇打开车门,跳下车,刚想飞奔到梁湾身边,却被罗雀按下。泛着滟滟笑意的桃花眼霎时变成了酝酿暴风雨的温床。这人已活了百年,要不是他诡计多端消息灵通,自己也不必被按在这里让梁湾看笑话。
张日山走下车,一系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自有矜贵气。梁湾这时再也没了心情。

梁湾站在那里。难得张日山也有走向自己的一天。
等他冷冽的气息在她面前站定,她开口了:“张日山,我不再是汪家人了。”
我历经艰难险阻,就是为了能让自己配的上占据你身边的一点位置。我不是汪家人了,这点够不够。张日山,我们互不相欠了,这点够不够。我想和你在一起,纯粹是我觊觎你整个人,这点够不够。

“梁湾。”
“你知道的。”

是,她都知道。知道他张日山肩上的担子;知道百年之间他送走了一个又一个人,最后只能踽踽独行;知道他内心深处那个当年也是阳光般耀眼爱笑爱闹的小副官早已被时间扼杀得影子不留;知道他害怕了。

“梁湾,我受伤了。”他挑起眉微笑,一如昨日。
“你得帮我包扎。”好,我是医生,我发过誓。

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黎簇支起胳膊撑着了,看着顺京的秋天天高气爽。车厢里有窸窸窣窣的纱布摩擦声,是梁湾的手催化出的声音。

车停下了。黎簇开了门,猫着腰下了车门。车门没关,他背对着梁湾。

风带来他们的对话。

“欸张日山。”
“嗯?”
“我给你包扎好了,也不小了,平时注意点。再见啦。”
“再见。”
“梁湾,那晚的月光很美。”

谁都不知道未来是否真的能再见。
但是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09
“辗转反侧时 也问自己 舍不舍得舍弃”

10
她也不是没听到过苏万调侃过黎簇说你是不是喜欢湾湾姐。她看见少年不耐烦说才不是的样子心里才松了口气。
但是今天黎簇的眼神真的不对,而且他还问:“梁湾,你真的不会和他有瓜葛了吧。”
“嘿你这倒霉孩子怎么和你湾姐说话的呢。”梁湾心里咯噔一下,危机感来了。
“我不是小孩儿了。”
“但是湾姐我永远是你的湾姐。”她聪明,黎簇也聪明。看见黎簇暗下去的眼神,她知道了。但是年轻人终归是年轻人,眼界小,只看到了她这么一棵老树,没见过整片森林呢。
黎簇是个聪明的孩子,她相信他一定能通透的。

“走,湾姐带你去吃肉!”
“好呀。”她只能故意忽略他降下去的音调,努力装作最平常的样子。


11
梁湾没删除张日山的联系方式——不需要刻意,让我慢慢忘记你。。生活不是电视剧,可我们常常忘记,电视剧本来源于生活。等到春夏秋冬都过去了,梁湾终于能够和普通女孩子一样,心动,暧昧,确定关系,结婚。

领证的前一天晚上,梁湾和现在的丈夫说了很多:古潼京,黎簇,吴邪,张汪两家的爱恨情仇,还有张日山。
梁湾很惊讶于自己能够那么平静地提起张日山。
准新郎说:“湾湾,我知道怎么样你心里都有他的位子。但是,我存在在你的未来,相信我,我有一辈子的时间爱你,弥补你这三十几年的人生。“
梁湾哭了又笑,心里眼里都盛满了蜜。


12
张日山听到梁湾结婚的消息,心中第一秒尝到的却是酸涩。

”那晚的月色很美。“
他知道梁湾听懂了。
他知道梁湾可以听懂他所有的能够和不能够。

挥挥手,让罗雀去准备丰厚的贺礼。
手机屏幕上是笑的甜蜜的一双璧人。

12
真好。
你过得好就好。
13
“终于我披荆斩棘来到你面前。‘
”你手上却有一把枪。“
”射杀了我所有的荒唐幻想。“

E n d


*关于为啥那天爷爷受着伤来找梁湾,是他难得一时的冲动。他们愉快的对话,其实就是重蹈覆辙——爷爷因为终于可以看着湾湾真正地安全生活了,就放松了。
*其实不知道是谁射杀了谁的幻想。
*“今晚的月色很美”=表白 不多做解释辽,夏目漱石的日式含蓄
*接下来想写小甜饼辣。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比心心私戳我或者微博骚扰我😁
*愉快【想要番外吗? 评论戳我哦!

评论(9)
热度(60)

© 冷漠网友QQJ | Powered by LOFTER